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摯戀閃婚總裁歡 > 第1646章 跟蹤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www.55698416.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溫若晴有心問在那邊住的習慣不,卻發現柳影一直盯著手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沒有打擾。

  她自己無事,看著外面,忽然覺得斜對面書店門口的人有些熟悉,細看之下發現是司徒慕容。溫若晴下意識的皺眉,司徒慕容怎么會在這里?身邊好像沒有人跟隨,難不成……是跟著柳影來的嗎?

  溫若晴叫了一下柳影,問:“你今天見到司徒慕容了嗎?”她還記得之前在酒店的時候,司徒慕容是跟著柳影的,原本沒放在心上,只以為是巧合,沒想到在這里遇到司徒慕容。司徒慕容沒有帶任何東西,顯然不是要出差,這個距離剛好可以看到柳影的動作,還不容易被發現,不懷疑他的目的就不可能。

  柳影一愣,像是沒有想到溫若晴會提起司徒慕容,她眼眸暗了一下,“見到了,可是,我說我不想見他,有事情需要做,他就離開了。”

  柳影苦笑,何必呢?她的話意思不夠明白嗎?司徒慕容的死纏爛打,讓她感覺窒息,沒有自己的空間。而他來的時候逼得緊迫,走的時候毫不留情,讓柳影覺得,仿佛在司徒慕容眼里,這就是一個游戲,司徒慕容決定著開始與結束,而她,只是游戲中一個無關緊要的人。這種認知,讓柳影心底愈發嘲弄,卻不知道是嘲笑自己,還是嘲笑司徒慕容。

  溫若晴想,司徒慕容在柳影面前的離開,恐怕只是沒有出現在她的面前,其實人根本沒有走,現在還跟著來機場了,應該是寸步不離,剛才自己過來的時候竟然沒有注意到,她想著示意柳影看向對面。

  柳影順著看過去,一眼就認出來司徒慕容,沒想到這個人會跟著她來到這里,是為了防止她逃跑?還是來看看她來接誰了?還是……他想傷害母親?不怪柳影用最惡劣的心思揣測司徒慕容,只是因為柳影對司徒慕容已經沒有半點信任了,一份感情,如果從最開始就是不堪的,那么后面的光輝靚麗,同樣是惡臭的,柳影覺得那五年的感情,就是一場自欺欺人的玩笑,是一條爬滿了虱子的袍子,沒有讓人值得回想和在意的。她和司徒慕容之間,實在是配不上任何的真情。

  “晴晴,幫我個忙好嗎?”柳影不想讓司徒慕容遇見她的母親,現在只有溫若晴在她身邊,她能信任的,也只有溫若晴,毫不猶豫像她求救。

  “好。”溫若晴點頭,柳影估計是想讓她引來司徒慕容,自己帶母親回去。溫若晴理解這種感情,如果有機會,她也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母親。

  只是,柳影說出的話,和她的猜測有些出入:“晴晴,你幫我把母親接進住的地方,我去引開司徒慕容。”

  柳影知道,如果讓溫若晴去引開司徒慕容,她一定有辦法,但是司徒慕容喜怒無常,她和司徒慕容現在糾纏不清,不!是司徒慕容單方面糾纏,她避無可避!

  若是司徒慕容因為這件事情牽連到溫若晴,她一輩子都沒辦法原諒自己。這一生,她失去的太多了,家庭,父親,尊嚴,她不能再失去溫若晴。

  柳影知道,司徒慕容若是有一點理智,就不會傷害溫若晴,但是她不想去冒險,在她和司徒慕容這場“游戲”里,她不想牽扯到其他人。她更不想溫若晴因為自己卷進沒必要的麻煩里,夜司沉雖然不怕司徒慕容,但是完全沒必要因為自己起沖突。一點和司徒慕容扯上關系的機會,她都不想給。

  溫若晴看著柳影,她變了不止一點,不再像以前一樣乖巧,想法簡單,即便有時候出于善意,也會讓人誤解。現在渾身是刺,心思變得深沉起來,也堅定起來,但是對朋友的維護從來不曾變過。柳影忍不住摸摸她的腦袋,柳影是一個簡單的人,卻被逼得這樣復雜,這份錯誤,該去哪里找呢?

  “柳影,你不必……”溫若晴想安慰柳影。

  “晴晴,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可是,我沒有辦法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害怕你有什么事情,害怕媽媽有什么事情。我想離開,可是我走不了,司徒慕容不會放我離開。你在夜三少身邊,一般不會有什么事情,可是我怕我媽媽在別的地方,我照顧不到,發生什么意外,只能把她接過來。我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讓她在我身邊,這一次,若是有任何人傷害我媽媽,我會以命相博。”柳影打斷溫若晴,沒有誰的一生是一帆風順的,溫若晴好不容易得來的平靜生活,不應該因為她打破,只要溫若晴在她身邊就好,就可以給她力量,看著溫若晴,她便有前進的方向。

  溫若晴看著柳影愈發堅定的神情,點點頭,“好,你放心吧,我一定接阿姨過去,就去你住的地方。”

  之前,溫若晴真心希望過柳影和司徒慕容在一起,那么現在,她只站在柳影這邊,哪怕柳影這一生都不再嫁人,那么,她也會一直站在她身后,做她堅強的后盾。

  柳影對溫若晴笑了一下,把車鑰匙給了溫若晴,買了一杯咖啡,獨自走了出去,溫若晴遠遠的看著,司徒慕容果然跟了上去,不遠不近,一步一步的跟著。

  今天天很熱,柳影沒有打傘,一個人走著,她知道司徒慕容跟在身后,也不慌不忙。

  柳影漫無目的的走著,只是想把司徒慕容引開,所以沿著一條路一直走著,她注意著司徒慕容,她快步走的時候,司徒慕容也大步走著,她慢下來,司徒慕容也慢下來,就像是刻意配合著她的步伐。

  柳影覺得諷刺,曾經,她覺得兩個人一起漫步,相同的步伐,相同的心境,是一件浪漫的事情,現在,她和司徒慕容走著,心底沒有一點開心,只有悲傷,錯誤的時間,錯誤的人,不該有這么多交集的。

  司徒慕容跟在后面,他沒有想到,在這么熱的天,柳影竟然會一個人走著,他是開車出來的,帶著溫若晴,到機場應該是為了接人,現在,一個人出來,是因為發現他了嗎?所以,故意因他離開。

  司徒慕容感覺悲哀,原來,柳影就這么不信任他,寧愿一個人冒著大熱天走在馬路上,都不愿意讓他碰見要接的人?什么人這么重要?讓柳影保護的這么周全?難道柳影不清楚嗎?只要他司徒慕容想知道,柳影,根本護不住。

  柳影當然知道,但是她就是不想讓司徒慕容遇見她的母親,她已經平靜下來了,決定和司徒慕容斷絕關系,大路朝天,各走一方,她的母親也是,可是,她害怕,她母親的存在讓司徒慕容或者司徒慕容的母親感覺到威脅,一個時時刻刻提醒著他們罪惡的人,司徒慕容和他的母親,會一直容得下嗎?

  柳心底有感覺,司徒慕容不會對她的母親做什么,但是司徒慕容的母親呢?現在司徒慕容對自己糾纏不清,他的母親定然容不下,會不會給自己一點“小教訓”?柳影不敢想,她不能不防。

  司徒慕容只要想起柳影對他的防備,而那些明知道沒有用的防備,更讓司徒慕容感覺到生氣,明知道沒用還去做,就是柳影在表達她對自己是防備和恨意,她在無聲的抗拒著他。司徒慕容不明白,為什么柳影會那么絕情,五年,他都沒有讓她有半點的感情,究竟是他的過錯,還是柳影真的無情?

  兩個人各懷心思,一前一后的走在馬路上,熱氣撲面而來,兩個人好像都沒有感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