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這號有毒 > 378、【主線劇情正式開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www.55698416.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寧靜祥和多年的天塵大陸,自此開始變得大不一樣了。

  ……

  三千山,天闕門。

  天闕門門主莫北河正守在床前,面帶哀愁。

  床榻上躺著的,是天闕門的第三代祖師,天河上人。

  自當年一戰后,天河上人便已修為盡散,且無法重修。

  路潯雖然憑借那顆綠色珠子保住了他的性命,但也不過只剩最后幾年的壽元。

  現已走到盡頭。

  這幾年里,天河上人開始喜歡上了曬太陽。

  他喜歡每天早早起床,看著門下弟子迎著朝陽修煉,能從中感受到新一代弟子們的朝氣,好似能將他身上的暮氣都給沖淡些。

  短短數年的時光,天闕門發展的不錯。

  新入門的弟子中有不少好苗子,背后又有魔宗作為靠山,好似一切都在變好,似乎只要大家共同努力下去,便可重現往日的榮光。

  也正因此,天河上人如今渾身無力地躺在病榻上,嘴角卻還是帶著孩子般的笑。

  他看著一臉哀愁的莫北河,輕咳了一聲后,道“不要用這種表情看著我……咳咳,我現在下去見師父與師祖,可以拍著胸脯告訴他們,他們交到我手中的天闕門,如今有在慢慢變好。”

  “老祖……”莫北河想說些什么,卻被天河上人給打斷了。

  這個已經滿頭銀絲的老人,在油盡燈枯前,臉上始終帶著笑容,眼里始終有著對未來的希翼,看著莫北河道

  “北河……咳咳……我走之前,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老祖請講。”莫北河立馬道。

  天河上人咳嗽了幾聲,連咳嗽的聲音都變得有氣無力了些。

  他開口道“答應我,我走之后……咳咳……把家看好……”

  對于修行者來說,一生太過漫長了。而所謂的宗門,其實早已與家換上了等號。

  對于天河上人來說,天闕門就是他的家。

  莫北河眼眶發紅,哽咽卻鏗鏘有力地道“弟子遵命!”

  天河上人笑著點了點頭,之前顯得很沒精神的他,有了點回光返照的樣子。

  都說人死之前,往事會在心頭回放一遍。

  也不知道天河上人是回憶到了什么,渾濁的雙眼竟有些明亮。

  他之一生,也算是跌宕起伏。

  而對他來說,這一生最精彩的,便是那最后一戰。

  最無憾的,也是那最后一戰。

  他扭頭對莫北河道“扶我起來。”

  莫北河連忙領命,按照天河上人的指示,扶著他走出了屋子,前往祠堂,來到了天闕門歷代祖師的牌位前。

  這位天闕門的三代祖師,朝著自己師父與師祖的牌位,顫巍巍地跪下,然后以點頭地,磕倒在牌位前。

  他的額頭就這樣抵在磚上,眼皮越來越沉,他的眼睛慢慢閉上,用最后的力氣開口道

  “弟子……已報宗恩。”

  ……

  ……

  祠堂內,莫北河聲音哽咽,高聲道“恭送老祖!”

  他的聲音傳到了屋外,傳遍了整個天闕門。

  一聲又一聲的“恭送老祖”自天闕門各處響起。

  沒過多久,大地卻傳來了一陣轟鳴聲,緊接著,就像是地震了一般,整片大地都顫抖了一下。

  三千山區域里的祭壇雖然被路潯給毀掉了一個,但這么大一片區域,肯定不止一座祭壇。

  而在此時,不僅僅是三千山區域,幾乎是整片天塵大陸,都在一瞬間震動了一下。

  ——異族已在各處祭壇內,大規模降臨。

  剛有起色的天闕門,即將面對著堪比上古浩劫的災難。

  現在本就是太陽下山的時候,不知為何,天上不見繁星與明月。

  今夜的天塵大陸,特別的黑,好似有一層黑布將整片天空都給籠罩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大地震動,自然是引發了騷亂。

  站在祠堂外的天闕門長老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后紛紛抬頭看向天空。

  一股很詭異的氣息自空中散開,給所有人帶來壓迫感、窒息感。

  漆黑無比的夜空,好似被撕裂開了三道裂縫。

  ——那是三只狹長的眼眸!

  這三只眼眸在空中浮現,好似在俯瞰著這片大陸。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去,這雙眼眸好似都在與你對視。

  而所有人在與他對視的一瞬間,都會有一種暈眩感與窒息感,心臟仿佛都要驟停!

  不再看它后,才會得到緩解。

  一股死亡的恐懼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仿佛末日在這一瞬間便降臨人間!

  西洲界外,路潯坐于紙鶴上,與天空處的三只狹長的眼眸對視一眼后,只覺得體內靈氣在瞬間就產生了紊亂。

  這三只眼眸有著極為強烈的壓制,似乎壓制住了這番天地間的一切力量!

  而在路潯體內,一股平日里隱藏極深,或者說就跟不存在一樣的力量,突然就活躍了起來!

  ——元力!

  這讓路潯很沒有安感。

  好在這一現象并沒有持續太久。

  ……

  ……

  魔宗后山,小書齋。

  一身白袍的先生坐在屋外,翹著蘭花指的右手拿著茶盞,抬眼與天空中的那三只狹長的眼睛對視著。

  所有人在與這三只狹長的眼眸對視后,都紛紛挪開了目光,先生卻沒有。

  他就這樣盯著對方,直視著對方。

  貓南北等人低著頭,狀態并不是特別好。

  哪怕不與天空中的眼眸對視,那窒息感與暈眩感也始終存在著。

  只是在對視的時候,這種難受的感覺會放大數倍,而不與其對視,能和緩許多。

  貓南北的那一雙貓耳朵都微微耷拉了一些。

  林蟬低著頭,手指不自覺地微微抓緊了衣角。

  季梨覺得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胸口起起伏伏。

  先生環視了眾人一眼,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茶盞。

  “嘭——!”

  茶盞敲擊在了木桌的桌面上,一道金色的波紋就此產生,如同漣漪一般向四周擴散,將整座后山都給籠罩了起來。

  先前的不適感在一瞬間就消散地干干凈凈,只是天幕依舊漆黑,夜空中的三只眼眸依舊存在。

  時間一分一秒的向后推移,夜空中出現了一道漩渦,將那三只狹長的眼眸給撕裂開來。

  漆黑無比的天幕好似也在瞬間就消散掉了,夜空還是往常的那片夜空,明月高掛,群星璀璨。

  一陣風兒吹過后山,先前的一幕就像是沒發生過一樣。

  夜空的光亮重現世界。

  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殘雪。

  而真正的主線劇情異族入侵,也在此時此刻,正式開始了。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福建 新加坡2分彩开奖地址 pc蛋蛋全包投注 北京快乐8开奖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4月19日上证指数收盘 期如意期货配资 联美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一定牛 手机棋牌游戏作弊程序 排列三的直选推算方法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股票推荐882880.com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十大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幸运赛车app上万购彩wgc03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