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重生為君 > 2061.相繼而至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www.55698416.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家王爺拜托的這點小事,不會讓府尹大人覺得為難吧?”

    看著袁浩亭不開口,周管家帶著微笑問道。同時端起保姆剛剛泡上來的茶,用杯蓋輕輕撥了撥飄在茶水上面的茶葉。

    簡單的話,簡單的動作,合起來卻總覺得有那么幾分意味深長了。

    袁浩亭抬頭看周管家,道:“難道就沒有和解的可能了?”

    周管家哼哼道:“我們王爺已經拿出足夠誠意,是那齊武烈欺人太甚。若有和解可能,我們王爺又何嘗希望來麻煩府尹大人您呢!”

    袁浩亭的眉頭始終皺著,“多謝王爺體諒了,可紫荊山莊本是武林圣地,其莊主齊武烈更是當今江湖僅有的幾位偽極境之一,而且位列榮耀殿,是皇上身邊左膀右臂般的強絕人物啊……”

    “府尹大人說得是。”

    周管家好似料到袁浩亭會這么說,放下茶杯拱了拱手,道:“可我們王爺說,國法為大。縱是紫荊山莊,只要違反國法,您作為常德府尹,便有權主持,不是么?”

    “這……”

    袁浩亭還是遲疑。

    周管家又道:“我們王爺還說了,府尹大人您只要秉公執法就行,就算是鬧到皇上那去,皇上也只會褒揚你。偌大個紫荊山莊,總有些貓膩的,就看您舍不舍得得罪那齊武烈而已。”

    “好吧……”

    聽著這句話,袁浩亭終是答應下來。

    趙序也沒有讓他去給紫荊山莊捏造什么罪名,只是讓他“秉公執法”,這樣,還真不至于連累他什么。雖然得罪齊武烈,但齊武烈也沒什么可說的。

    只要能找到真憑實據,那紫荊山莊就是不占理的。說到底,秉公執法才是主要,幫助健王府才是順帶,如此,便什么事情都能說得通了。

    “那便有勞府尹大人了,告辭。”

    周管家笑著站起身,又對袁浩亭施禮。

    “請。”

    袁浩亭站起身,本是打算親自送周管家三人出去。然而,卻是見著周管家笑瞇瞇站在原地不動。

    他微愣,隨即拿起桌上的信封,遞還給周管家。

    “府尹大人留步。”

    周管家直接將書信收到袖口里,這才離去,還讓袁浩亭留步了。

    袁浩亭也不再送,看著周管家和兩個供奉離去,輕輕嘆息了聲,喃喃道:“連一個管家都越來越滴水不漏了,健王府……還真是漸漸有深似海的跡象了啊……”

    “夫君。”

    正出著神,又有一婦女從后院走過來。到袁浩亭的面前,沖著袁浩亭喊了聲。

    聲音糯軟,面相雖然不再年輕,但卻自有股子閨秀氣息。

    這是袁浩亭的原配夫人,出身并不簡單。在嫁給袁浩亭之前也是這荊湖北路頗為有名的女子,當初嫁給袁浩亭,應該算是下嫁了。

    “夫人。”

    袁浩亭回神,沖著自己夫人笑著點了點頭。這些年來兩人感情和睦,舉案齊眉,在這常德府本是佳話。

    “健王府的管家來找你何事?”

    他夫人顯然是從保姆的嘴里聽說了什么,稍微帶著些擔憂問了句。

    “唉……”

    袁浩亭忍不住又輕輕嘆息了聲,將事情原原本本地講述出來,并沒有瞞自己的夫人。

    “這……”

    夫人聽完微蹙著眉道:“健王這是在暗示你公器私用么?”

    袁浩亭道:“我想他應該是有這個意思的。那周管家都說了,偌大的紫荊山莊總會有些貓膩,這是暗示我即便紫荊山莊沒有貓膩,也要給他們弄出些貓膩來呢!”

    “夫君你怎么說也是堂堂常德府府尹,他們這是把你當成什么了?”

    夫人憤憤了句,“那健王雖是郡王,且于你也算有知遇之恩,但這事可是涉及名節,夫君你切要慎重才好。”

    “嗯。”

    袁浩亭點頭道:“夫人放心,我心中有分寸的。健王要借我之手可以,但紫荊山莊若是沒什么過錯,我絕不會為難他們,更不會去給他們捏造什么罪名。我不能因為健王對我有恩,就放棄我的抱負和原則。”說著又嘆息,“眼下我擔心的并不是這個,而是這健王府的周管家,讓我心里有些不踏實啊……”

    “怎么了?”

    夫人問道。

    袁浩亭道:“觀他剛剛言行舉止,都已經不是數年前時我見他的模樣,仿佛已經完全變了個人了,連我都有些看不透。”

    “這應該沒有什么問題吧……他作為健王府管家,管著健王府大小事物,權柄在手,變得城府,變得油滑,或者變成什么樣,都不奇怪的。”夫人道。

    “不。”

    袁浩亭搖搖頭,道:“不同的池水養出來的魚是不同的。”

    夫人微愣,察覺到袁浩亭話里的些許深意。

    接著又聽袁浩亭道:“這周管家現在給我的感覺不像是管家,反倒像是在官場里浸淫多年的人了。那份氣度、拿捏、語氣,完全讓我有種再和那些老油滑打交道一模一樣的感覺。”

    他夫人真正變色,好半晌才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更不能在這件事情上偏幫健王了,送個順水人情已經是極致。健王是皇親國戚,身份尊貴,但也正因為他是皇親國戚,咱們才越是要注意不能和他太親近。如果和他親近的人太多太多,那健王只怕……”

    “希望是我多慮吧。”

    袁浩亭又是嘆息,將自己夫人摟在懷里,不再說什么。

    就在這日的下午,常德府內社安局有數百捕快相繼縱馬出城,分為近十隊往常德府境內那些個頗為出名的江湖門派而去。

    其中有一隊便是直往紫荊山莊。

    這隊捕快由一銅花捕頭領著,到紫荊山莊門口被守門的弟子攔住。

    “放肆。”

    捕頭瞪起眼道:“我等乃是常德府社安局捕快,特來清查你們紫荊山莊是否有窩藏私犯、豢養死士等等,爾等膽敢阻攔公務?”

    這話說出來還真讓守門的弟子有些招架不住,一邊攔著,一邊忙不迭跑進去里面報信。

    紫荊山莊再大,也打不過朝廷。

    不多時候,紫荊山莊內現在管事的長老都被驚動。稍微思量,還是讓這些捕快進了莊子。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些捕快們還在莊子里搜查的時候,又有如商務局、緝私局等等衙門的人,相繼而至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