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帶著系統來大唐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驪山一行戶部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www.55698416.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晚上的時候,李隆基一行人住在驪山,驪山有行宮。

  王興過來,一副我給你們偷著開了偏殿,你們別說的樣子,讓大家進行宮。

  他也難啊,他能怎么辦?

  他對李隆基、王皇后和沰兒要表示陌生,然后說給李易面子。

  李易一聲都沒出,倒是給了王興不少辣椒油,王興準備拿回去賞賜別人,他不吃,他要保持痔瘡不犯。

  現在春天火大,吃了一準兒出問題,等到了夏天,狀態調整好了,他才會吃辣的。

  “王兄,需要幫忙了。”李易單獨找到王興。

  “那些吐蕃人用完了?”王興明白什么意思。

  “我自己用能多用一段時間,現在是給學醫的人用。”

  李易開始教護士們解剖學,用上了吐蕃襲擊人員死了的尸體。

  不夠用了,切來切去,縫來縫去的,大體老師零碎了都。

  護士們也用其他的東西聯手,可不如大體老師。

  大體老師是同類,人在處理同類的時候,除非是心理變態,不然總是有壓力。

  大多數的人,除了憤怒狀態下的激情殺人,很少有能對同類進行屠戮的,又不是軍隊。

  所以在大體老師身上培訓的效果才是最好的,現在缺了。

  “行,我想想辦法。”王興答應,他認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很神圣。

  用死人練手,救活著的人。

  他準備去找剛死了人的人家,不要停尸太長時間,直接就送到李家莊子。

  停尸的目的不就是認為可能醒過來么,送莊子里去,要是沒死頭,李東主不可能活的就給割了,他會救。

  王興如是想,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兒就過去了。

  像救活了遜兒,他們所有參與挖墳的人都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確的。

  “跟人說好了,主要是給錢,實在不行就提李家莊子。”李易現在底氣足了。

  “不能提李家莊子,除非是真的有人能活。”王興不愿意把死人往李易身上推。

  “行,王兄多費心。”李易鄭重感謝。

  “等他們把手藝練出來,將來救活更多的人,我功德無量。”王興點點頭。

  ……

  晚上,梁掌柜一行人親自盯著蓋簡易房的工作,他們不怕戶部的小官兒。

  他們交的稅多,而且一個個很有錢,上鋪、酒樓什么的沒少給官員好處。

  旁邊還有蜀地鹽幫的人在看,一大群人,他們有錢。

  看京兆府如此施為,想回到蜀地之后在益州照著操辦。

  益州就是李易那個時候的成都,蜀錦最牛逼的地方。

  他們現在也不在乎戶部的官員了,稅全免,見到的是戶部尚書畢構,人家還是宰相。

  “京兆府的民心盡在李東主手上,棚子搭起來,確實可以幫助往來的人。”楊環晉在感慨。

  他在蜀地沒有如此的人心,鹽幫僅僅是代表了勢力。

  他發現李易掌握的不止是勢力,更多的是民心。

  他們的貨物已經賣出去了,又跟李易商量好進什么東西。

  李易沒要錢,說好了走的時候提供什么貨物,愿意等鹽幫把貨物賣了,再從蜀地進貨運來后抵算。

  這相當于借他們錢做買賣,哪怕他們不缺這個錢。

  如此一來,他們其他的錢就能夠在路上買東西,運回到蜀地。

  他們所在的地方距離長安比較近,百姓晚上有的睡不著,在附近住,就跑過來幫忙。

  也不要錢,旁邊煮著骨頭和野菜葉子的湯,幫忙的百姓喝一碗,暖和了,繼續干活。

  黃賢榮在幫忙盛湯,順口說:“感覺整個長安都是李東主的,不,整個京兆府。”

  “可不能瞎說,傳出去叫陛下怎么想?”旁邊有鹽幫的人警惕地看向周圍,壓低聲音。

  旁邊的人聽到了,卻沒有一個出聲,繼續干活。

  有幾個人往遠處走走,才互相交流。

  “看到沒?百姓都不在乎小易是否會影響到皇權。”喬裝打扮的畢構對同僚說道。

  “影響什么?李易又不想當皇帝,他跟外相似的。”魏知古根本不相信李易會謀反。

  “沒人比他更聰明了,換個人早出來作官了。”宋璟覺得自己看透了李易的心思。

  他不相信憑李易的本事對一些人看不明白,結果呢,現在還維持著一種平衡,這才是最厲害的。

  聽人說,最初李易是想當官的,后來就突然不當了,科舉都不考。

  這人比自己還能算計,更無奈的是,這人確實不一般,各種利民的手段瘋狂往外扔。

  蘇颋攥了攥拳頭:“我發現李易像在玩耍,他把天下看成一個游戲場,像踢足球的場地,看別人踢,然后指點。”

  “他有時候也下場,每一回他下場的時候,都有許多人倒霉。”畢構不認同。

  他知道李易像在下棋,可是李易愿意當棋子,讓人難以琢磨。

  “現在是你戶部的問題了,梁掌柜等人非要在戶部官員不同意的地方建房子。

  你為自己人出頭,得罪李易,你不為自己人出頭,失去威信。

  你想一想如何處理吧,還是我工部好,有具體的事情做,沒亂七八糟的事情。”魏知古像關心畢構一樣說道。

  “明日早朝老夫不參加了,去找小易。他應該會回來吧。”畢構確實鬧心。

  ……

  第二天,一大早的李易等人回來了,李隆基繼續去上朝,到橋邊的時候看到了畢構。

  畢構左右瞅瞅,沒外人,說道:“陛下我不參加早朝了,我找小易,快打起來了。”

  “行,你去吧。”李隆基揮手,隊伍離開。

  “小易,小易,出事兒了。”畢構找到李易的時候李易在熱湯面,放了不少辣椒醬,他感冒了。

  他要發發汗,不想吃藥。

  “天塌了?”李易拿過來一張紙擤鼻涕。

  “是這樣,戶部的官員……”畢構把情況說出來,同時讓人去給帶一碗餛飩,要韭菜、蝦仁、雞蛋餡的。

  李易聽懂了:“被夾中間了是吧?左右都不好辦?確實是應該離開低洼地方戶部的官員有點過分了。

  他們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兒,但他們不在乎對錯,他們考慮的是自己的意志。”

  “收拾他們?”畢構知道啊,可是自己是戶部尚書。

  “收拾完他們你還有威信嗎?我給你出主意,這事兒好解決。”李易又拿過來一張紙擤鼻涕。

  :。:m.x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福建 股票涨跌说明什么 双色球99℅中六红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极速时时彩大小计划 每10股转增11股是什么意思 足彩的五种玩法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号码 十一选五浙江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 大连期货配资公司 一分彩开奖结果在哪有 2008年上证指数 七星彩玩法介绍及中奖规则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一定牛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江苏快3一定牛开奖